• <nav id="i80is"><strong id="i80is"></strong></nav>
    2021年04月23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日韓貿易戰,誰是最后的贏家?

    2020年01月21日 來源:記者觀察作者:王亞晶

    2019年6月28日,在G20大阪峰會上,東道主安倍晉三與韓國總統文在寅上演了“八秒交情”,日韓關系跌入冰點。30日峰會閉幕,《大阪宣言》發表,宣言很官方地寫道:“國際貿易和投資是增長、生產、創新、就業和發展的重要引擎,各方致力于實現自由、公平、非歧視性、透明、可預見、穩定的貿易和投資環境,并保持市場開放。”

    但峰會結束的第二天,日本便宣布對韓國“禁運制裁”,日韓貿易戰正式打響。8月2日,日本政府通過新版《出口貿易管理令》,宣布從友好國家“白名單”中剔除韓國,停止向其出口三種享有優惠待遇的半導體材料氟聚酰亞胺(制造無色透明、傳導屬性良好的智能手機屏幕的上佳材料)、光刻膠(半導體制作過程中的核心材料)、高純度氧化氫(半導體產業關鍵性的基礎化工材料之一,常用于芯片等材料在加工過程中的清洗)。日本斷供,三星電子原料告急,韓國多半企業陷入困境,日韓貿易戰再度升級。

    日韓貿易戰起因勞工、慰安婦等歷史問題,打得卻是半導體科技戰,實質上又是東亞局勢的冰山一角。刀光劍影、明爭暗奪、釜底抽薪,這些詞匯譜寫了日韓貿易戰的戰歌,但更讓人好奇的,是那個若隱若現的歌頌者。

    反應激烈的韓國

    日韓貿易戰正式打響后,波及的范圍遠不止政治經濟領域。8月5日,韓國小姐全體拒絕赴日參加“國際小姐”比賽,這也是歷史上第一次韓國小姐集體缺席國際大賽。隨后,即將赴日參加東京奧運會的韓國代表團也公開宣布要自備食材,聲稱不放心日本的食物,并要求簡化檢疫措施。對于此次貿易戰,韓國上下群情激憤,不僅官方發布譴責聲明,表示“韓國也會把日本從優惠國‘白名單’中剔除”,民眾也展開激烈抗議,甚至還有一名韓國男子深夜駕車跑到日本駐韓使館外自焚。為什么韓國民眾反應如此激烈,歸根結底還是源于日本對韓斷供的氟聚酰亞胺、光刻膠、高純度氧化氫這三種半導體原材料。

    20年來,韓國在半導體產業看似風光無限,三星等韓國企業在半導體產業呼風喚雨,向外界展示著其掌控上游產業鏈的高科技形象,但其實韓國只是處在半導體產業鏈的俯沖地帶。真正保證芯片順利產出的上游基石是半導體硬件設備和原材料,氟聚酰亞胺、光刻膠、高純度氧化氫更是半導體產業的最基礎原料,在這三個領域,日本基本處于世界壟斷地位。更關鍵的是這三種材料都極易揮發、不好儲存,日本一旦斷供,依照目前的庫存量,韓國三大半導體巨頭三星、LG、SK海力士撐不到三個月。

    眾所周知,半導體行業是韓國的支柱性產業,2018年韓國的經濟增長率為2.7%,但如果減掉半導體增長所帶來的效益,那么韓國的經濟增長只有1.4%。可以說,日本抓住了韓國的經濟“命門”。面對日本的“經濟制裁”,韓國發現自己能限制日本的幾乎只有珍珠、海鮮、礦藏等產業。但韓國作為發達國家,韓國民眾也有著強烈的民族自尊心,又豈會坐以待斃?日韓貿易戰開始之際,韓方便開始了一系列反擊行為。比如韓國官方向WTO提起訴訟、向美國求助等,韓國民眾也自發舉行拒絕赴日旅行、抵制日貨等示威游行活動。8月2日,日本正式宣布把韓國排除出獲得貿易便利的“白名單”,事件進一步升級。截止目前,韓國從日本進口的產品高達4227項,依賴度超過50%的產品高達253項,一旦被清除出“白名單”,韓國大多產業將受到影響。

    對此,韓國也升級了自己的反擊力度,8月12日,韓方宣布將日本移出戰略物資出口的“白名單”,三星等公司也緊急尋找其他原材料供應渠道,目前正從比利時采購。雖說日本掌握了上游的控制權,但韓國的半導體產業極其龐大,韓國的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在全球的半導體存儲器領域一直處于壟斷地位,尤其是在DRAM內存這方面,這兩家韓國企業的全球市場份額達到了72.4%,如果對DRAM的供應暫停兩個月,那么全球2.3億智能手機的生產都將出現問題。不僅如此,在高清有機EL面板領域,韓國三星和LG兩家也掌握著大量的份額。也正是因為韓國企業在這些方面的市場占有率,讓日本對韓國的“經濟制裁”變成了對全球的制裁,畢竟在全球化的浪潮下,誰都無法獨善其身。比如在這場貿易戰下,“中日韓自貿區”的談判進程可能會放緩(2002年,中日韓三國領導人在峰會上提出建立“中日韓自貿區”這一設想,2012年,中日韓三國經貿部長舉行會晤,宣布啟動中日韓自貿區談判,2019年3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表示要推動中日韓自貿區建設。這一設想的提出,是為了三國一起抵抗逆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如果成功,將會是世界貿易舞臺上的一股強勁力量);此外中國的手機生產商或多或少也會受到一些影響,華為、OPPO等手機品牌與韓國一些電子生產商有密切的合作,如果韓國企業的零件供應出現問題,那么中國的手機生產商也將會受到牽連。

    關于這次“經濟制裁”,日方給出的說法是“發現氟聚酰亞胺、光刻膠、高純度氧化氫這三類產品正間接流入朝鮮,為執行聯合國的禁運政策,應加強管控”,打出了“國家安全”牌,但韓方認為這是日本對韓進行的“經濟報復”,將這場貿易戰與歷史因素掛鉤,兩國的恩怨又一次擺在了大眾的面前。

    惱羞成怒的日本

    二戰期間,日本強征他國勞動力為自己的擴張服務,其中包括韓國。二戰結束后,韓國民間一直對日本心懷芥蒂,雙方經常因為領土紛爭、教科書編寫等問題發生糾紛。20世紀60年代,美國為了穩定東亞格局,對日韓關系進行了協調,協調結果是日韓簽訂《日韓請求權協定》,日本向韓國賠償5億美元作為經濟援助。當時的韓國百廢待興,政府直接拿著這筆錢去搞經濟建設,雖說是創造了經濟奇跡,但也埋下了隱患。因為韓國真正的受害者并沒有拿到任何經濟賠償,他們認為這項協議無效,需要重新賠償。日本原以為5億美元可以迎來大結局,殊不知,對于韓國來說,這僅是個開始。韓方抓住了“慰安婦”這一漏洞(“慰安婦”問題在1965年日韓簽訂協議時被擱置),不停地鬧,一直鬧到2015年,為了徹底解決這一問題,日本政府又和韓國簽訂了《韓日慰安婦協議》,進行道歉且賠償10億日元作為“治愈金”,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時任韓總統樸槿惠表態:該問題“最終且不可逆”解決了。

    然而不可逆的事情也會被逆轉,韓國民眾對《韓日慰安婦協議》始終表示不同意,接受了此項協議的樸槿惠在2017年被彈劾下臺后,肩負著韓國民眾期望的新總統文在寅撕毀協議,解散了“和解與治愈基金會”,要求日方就此問題重新謝罪。隨后,韓國政府又將勞工問題重新擺上桌面,2018年,韓國起訴了70家在韓日企,要求對戰爭期間征用的韓國勞工進行補償,日企拒不賠償,于是韓國勞工又一次狀告到最高法院,要求扣押日本企業的在韓資產,雙方陷入僵局。隨后,便有了韓國口中的這次“經濟報復”。  

    雖說近年來日本在經濟泡沫危機中遭遇重創,經濟發展幾乎停滯,但日本在經歷了艱難的暴力去杠桿后,逐漸調整產業結構,發力于技術創新和制度改革。日本的松下、索尼等公司逐漸退出了終端市場,向上游的關鍵技術領域升級。如今的日本仍然是精密器械、零組件、原材料、中間產品的“世界工業基地”,無論手機、電腦等終端消費品如何在潮流中更新換代,在原料供應領域,日本一直是弄潮兒。所以韓國的半導體產業越發達,對日本的依賴度就越高,日本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才對韓進行“禁運制裁”。

    不過,這場貿易戰的起因并沒有韓國政府口中的“報復”那么簡單,日本對韓國發動貿易戰,“勞工問題”只是導火索,實際原因在日本內部。首先是日本選舉政治的需要,7月4日,日本對韓國出口管制生效的當天,日本國會發布第25屆參議院選舉公告,為期17天的競選活動拉開帷幕。對于安倍晉三來說,這場選舉志在必得。如果自民黨輸掉選舉,形成的分裂國無疑會影響其未來的施政,他修憲的宏圖大愿也可能生出變數。

    安倍對外展現強硬,韓國只是“不幸”被選中。這便是“聚旗效應”在選舉政治中的運用——在外交領域,安倍晉三穩住了“不可預測”的特朗普,緩和了日中關系,能當選舉牌打且風險低的只有日韓關系。(聚旗效應:美國學者約翰·米勒提出的概念,意思是說在國家對外面臨戰爭或危機時,能在短時間內減少民眾對政府政策的批評,提升政府的支持率,就是選舉期間對外打強硬牌。)其次,是日本建立存在感的需要。三星是韓國的主心骨,電子是韓國經濟的命脈,日本沉寂三十年,掌握了電子產業上游的核心技術,將風光暫時留給韓國,待時機一到,扼住其喉嚨,在東亞的存在感立即飆升。這時,日本此舉無疑向外界傳遞著一個信號:日本依然強大,東亞不能忽視日本。這也是這場貿易戰對我們的最大啟示:沒有技術就會被挾持、沒有國強又何來業大,唯有掌握核心技術,才不至于被人扼住喉嚨。

    若隱若現的美國

    一直以來,美日韓是“鐵三角”,中朝是“鐵哥們”,朝韓對立,中美博弈,日方得利。如今,中美貿易戰打響,東亞局勢變得十分微妙:朝韓緩和,美朝對話,中韓緊密。日本大為失落。日本必須敲打韓國,試圖重奪主導東亞局勢的主動權,成為中美貿易博弈之間、美朝與中國政治角逐之間的第三方。

    在中美貿易戰中,兩端下注的韓國因出口依賴度過大損失慘重,國內拉響警報。日本則趁機狙擊韓國半導體,直接打擊其心臟產業。

    日韓貿易戰打響后,中日關系就有了新進展。8月10日,中日外交官員在日本舉行新一輪中日戰略對話,涉及中日關系及共同關心的國際地區問題。這也是日中時隔七年后重啟對話。

    8月1日特朗普宣稱擬對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關稅,隨后美方又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中美從貿易戰晉升到金融戰。此時,中日突然對話,日本無疑在外交上壓制了韓國,將在中美博弈大局中扮演微妙的角色。

    在日韓貿易戰中,美國態度值得深思,頗有種隔岸觀火的意味。日本打擊韓國,被認為是日本首次采取獨立貿易行動,或沖擊美國主導的美日韓“鐵三角”關系。其實,一切都在美國的掌控之中。因為美國最近一直在將矛頭對準“中日韓自貿區”談判以及事關亞洲福祉的RCEP談判。如果日韓沖突加劇,負面影響將直接阻礙這兩個談判的進程,在根本上符合美國的戰略意義。所以韓國向美國求助希望后者出面調停時,美方公然表示“并不打算調停或者介入”,反過來還督促兩國“關注區域中的關鍵問題”。美方的意圖非常明顯:不反對日本通過貿易戰“制裁”兩端下注的韓國,但底線是不突破美日韓三邊安全關系。

    特朗普上臺后,美國奉行“美國優先”的貿易外交,仇視對美貿易中的“搭便車”行為。這次兩端下注的韓國,成為打擊的對象。此舉,美國一箭四雕:其一,借日打擊韓國,加大掌控朝韓局勢的籌碼;其二,破壞中韓關系,力圖敲山震虎、隔山打牛;其三,扶持日本成為中美博弈的緩沖帶,以增加角逐的靈活性;其四,破壞全球貿易秩序,為修改WTO規則及推行“三零”秩序鋪路。美國看似置身事外,實則在這場貿易戰中攪動著風云。

    《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有這樣一句話:“獅子與人之間沒有信得過的盟約,狼和羊也沒有共同的愿望。”用這句話概括這場貿易戰再合適不過。至于誰會成為最后的贏家,這個問題的背后是一片混亂,誰都無法輕易下結論,但毋庸置疑的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打響貿易戰的不僅日韓雙方,處處皆是戰場,所以我們期待時間能給我們最好的答案。


    【責任編輯:范蓉】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产成版人抖音豆奶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