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i80is"><strong id="i80is"></strong></nav>
    2021年04月20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臺灣偶像劇20年:從夢幻走向現實

    2020年04月20日 來源:記者觀察網作者:王瑩

    近日,一部電視劇《想見你》的迅速走紅讓淡出人們視線已久的臺灣偶像劇重新受到人們追捧。從《流星花園》《泡沫之夏》《王子變青蛙》到《籃球火》《終極一班》《公主小妹》,曾經的臺灣偶像劇經典不斷。然而,從2011年開始,臺灣偶像劇似乎一直在走下坡路,在偶像劇市場奔涌前進的潮流中被沖散。

    timg

    如今,臺灣偶像劇觸底反彈、打破常規,以全新的姿態出現在人們眼前,這是機緣巧合還是臺灣偶像劇的二度崛起呢?曾經風靡一時的臺灣偶像劇又是怎么從偶像劇興起的快車道上脫軌的呢?這些還需要從第一部臺灣偶像劇《流星花園》說起。

    2001-2005橫空出世,一時無兩

    2001年,風靡一時的臺灣偶像劇始祖《流星花園》強勢誕生,這部描寫貴族學院內四大家族之后的F4與平凡女孩杉菜愛恨情仇的劇作一經播出就以平均收視6.99刷新了臺灣電視劇的收視紀錄,并一直持續到2005年。彼時F4的風潮席卷了整個亞洲,甚至還囊括了內地以及日本、韓國、菲律賓等地的收視冠軍。

    《流星雨》等歌曲傳遍大街小巷,海報大頭貼隨處可見,更有學生直接穿上印有流星花園的短袖以及外套。這部劇不僅直接捧紅了言承旭、徐熙媛(大S)等演員,“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那還要警察干嘛”等經典臺詞現在還被大眾津津樂道,可見影響之大之深。

    借著《流星花園》的成功鋪路,臺灣偶像劇踏上了發展的快車道,彼時的臺灣偶像劇還收割著“王子愛上灰姑娘”“瑪麗蘇”“霸道總裁愛上我”的紅利,一時間,《薰衣草》《超人氣學員》《海豚灣戀人》《天國的嫁衣》《綠光森林》等作品走進熒幕,掀起了偶像劇的“甜蜜之旅”。

    在數不盡的“霸道總裁愛上我”中,2005年由明道、陳喬恩主演的《王子變青蛙》以最高分段收視8.05打敗《流星花園》的紀錄,使臺灣偶像劇到達了一個新的高潮,而明道也借著高冷霸道總裁形象成為人們心中的“教科書級霸總”。

    和集大成的極致之作《王子變青蛙》完全相反的,是天馬行空的校園劇《終極一班》。在一眾以愛情為主軸的偶像劇里,《終極一班》是個異類。它有愛情成分,也有偶像團體飛輪海的橫空出世,但它的內核卻是異能行者之間的正邪對決。《終極一班》的成功打開了臺灣偶像劇最強IP《終極》系列的發展之路,隨之出現的《終極一家》《終極三國》更是帶著“終極系列”越走越遠。雖然《終極一班》試圖創新,但在當時的臺灣偶像劇中終歸只是少數中的少數。

    這個時期的臺灣偶像劇是整個偶像生態中的組成部分,偶像、愛情劇、流行歌曲三位一體,徐熙媛、言承旭、明道、陳喬恩、飛輪海、SHE……一眾明星都從偶像劇中一炮走紅。

    2006-2010百花齊放,星光燦爛

    在長達5年的探索后,臺灣偶像劇進入了5年黃金爆發期。這一時期臺灣偶像劇爆發的原因在于其既有對固有公式的改良,又有突破框架的創新。

    不同于臺灣偶像劇剛興起時對“瑪麗蘇”式愛情的執著,這個時期的臺灣偶像劇開始著眼于現實的感情,使偶像劇更加貼近人們的生活。

    2007年,《惡作劇之吻2》的播出打開了臺灣偶像劇從“愛情”到“婚姻”的大門。《惡作劇之吻》系列第一部講述男女間的喜歡和追求,第二部就上升到了對人生目標的追求和兩人間互相影響、互相成長的愛情觀塑造。不同于大部分偶像劇把重點放在敘述求愛過程,《惡作劇之吻2》開始去深挖大團圓結局之后誠實地面對婚姻的困惑,這是當時偶像劇里非常罕見的。雖然這一時期的偶像劇大部分都離不開“追求真愛”這一個終極目標,但創作者們通過人設、劇情細節等調整和變化,不斷地為傳統偶像劇創造新驚喜。

    2009年,楊謹華主演的《敗犬女王》首次與現實相結合,講述了剩女的姐弟戀故事。同一時期的《命中注定我愛你》《下一站,幸福》均開始加入寫實風格,不再拘泥于愛情的童話,開始貼合社會熱點,加入獨特的臺灣鄉土特色,更具多元化的風格設定進一步擴大了受眾群體。

    除了對愛情題材的不斷進化外,這一時期的臺灣偶像劇也開始了新話題的嘗試。在反映校園暴力和謀殺等黑暗議題的《愛殺17》出現后,臺灣偶像劇開始打破一直以來努力塑造的“完美”形象,開始將目光轉移到社會生活中的“不完美”上。

    在經過了進化、改良與創新后的臺灣偶像劇種類開始多了起來,但誰也沒有料到,如此繁榮過后,便是下坡路的到來。

    2011-2015高光過后,日漸式微

    2011年,在黃金10年的末盤,臺灣偶像劇迎來了最后一次高光時刻。2011年,由林依晨主演的《我可能不會愛你》在金鐘獎橫掃包括最佳男女主角、女配、導演、編劇、作品和行銷7個大獎,沒有搞笑、哭哭啼啼的設定,更沒有高富帥與白富美或是灰姑娘,顛覆性的小清新故事意外受到認可。

    2011年,臺灣偶像劇產出數量史上首次超過30部。在接下來的幾年,盡管產出量一年比一年多,但口碑收視雙收的偶像劇卻幾乎沒有,在這期間臺灣偶像劇開始走下坡路,逐漸淡出偶像劇市場。

    在發展的快車道上,臺灣電視劇的式微令人惋惜,但事實上,臺灣偶像劇開啟“黃金十年”時就已經潛藏著危機。雖然“黃金十年”里臺灣電視劇盛極一時,但這十年在臺灣唱主角的卻是臺灣的新聞臺。據不完全統計,臺灣有100多個電視臺,300多個電視頻道,這就導致會有一些制作粗糙、內容低俗的電視節目出現在觀眾面前,從而導致大量觀眾的流失。在這種情況下,臺灣偶像劇的投入成本開始降低,較低的成本投入不僅導致偶像劇在制作上越發粗糙,難以滿足觀眾的需求,同時造成“黃金十年”期間火起來的明星持續流失,再加上臺灣偶像劇內容的創新力度不足,在多重夾擊下臺灣本土影視劇市場逐漸分崩離析。

    與臺灣偶像劇面對“內憂”的同時出現的還有“外患”。2011年以后,日韓偶像劇開始大量涌入內地、臺灣市場,相比臺灣偶像劇中大量對愛情的盲目追求,日劇則走的是寫實風,9分神劇頻出,比如2013年《LEGAL HIGH》,探討勝利即是正義的話題;韓劇則不僅揭露現實,更喜歡將科幻、懸疑、愛情、喜劇等融為一體。在《請回答1997》《來自星星的你》《繼承者們》《朝五晚九》等等熱播劇的包夾下,韓流日流的狂暴態勢吸引了一大批觀眾。

    同時,在內地廣泛、充分資源的吸引下,一大批臺灣明星涌進內地,在內地高成本、高投資的配給之下,一些高質量的電視劇呈現在人們眼前,為人們提供了更多選擇,在這其中更不乏《匆匆那年》《何以笙簫默》《杉杉來了》《花千骨》等口碑與流量雙收的電視劇。

    百花齊放之下,多面包夾,臺灣偶像劇更難存活,在偶像劇市場也就更難有一席之地。

    2015-2020轉型升級,觸底反彈

    在沉寂了一段時間后,臺灣偶像劇打破平靜,再次濺起浪花。

    2016年包括蔡明亮在內的八位臺灣本土導演打造了“植劇場”計劃,楊丞琳、吳慷仁、藍正龍等影帝影后力挺演出,以愛情成長、驚悚推理、靈異推理、靈異恐怖為主題,一口氣推出了8部作品,讓臺灣觀眾大快朵頤,堪稱一次電視劇業內卓有成效的“溫柔革命”。這其中的《荼靡》《天黑請閉眼》《花甲男孩轉大人》收獲了不錯的口碑,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斬獲頗豐。

    在資金方面,Netflix、HBO、FOX、LINE TV大舉進入臺灣市場,制作成本和播出平臺兩大軟肋一并解決。在內容層面,臺灣從2015年開始實行內容分級制度,但直到2019年才開始爆發,內容寬容度的增加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著好作品的出現。

    2019年,《我們與惡的距離》將新聞職業道德、原生家庭、家庭教育等諸多社會議題拋到臺前,因為題材新穎再一次打開內地市場。隨后在年末播出的被評價“從它開始,臺劇有了超越韓劇的可能”的《想見你》使臺灣偶像劇再一次被人們熱議。相比無厘頭的、毫無邏輯甚至改變歷史的古裝穿越劇,《想見你》在穿越時空上另辟蹊徑,大玩科幻理論。該劇在保留臺灣偶像劇的核心特色外,也拓展了臺灣偶像劇的想象邊界。除了永不過時的愛情主題,它也融合了懸疑元素與社會議題,豐富了劇集的可看性,也讓這部劇具有強烈的現實屬性。

    經歷了低谷后的臺灣偶像劇強勢歸來,以現實主義題材為切口,直接從“傻白甜”轉變為“暗黑系”,它們成功地告訴觀眾,臺劇不再只有偶像瑪麗蘇,還有人性的深度與寬度。

    2001年第一部偶像劇《流星花園》的問世到2019年末爆火的《想見你》,20年的時間臺灣偶像劇從高光到低谷再到重新煥發生機,經歷了幾次轉型的臺灣偶像劇又開始為大眾貢獻出一部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佳作。在這其中,人們看得見的是臺劇爆款的出現,看不見的是臺劇轉型背后的努力,摸索前進的臺灣偶像劇正站在一個新的起點上重新開始,開啟臺灣偶像劇2.0時代。(刊于《記者觀察》2020年第7期)


    【責任編輯:范蓉】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产成版人抖音豆奶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