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i80is"><strong id="i80is"></strong></nav>
    2021年09月17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張偉麗: 我選擇了這個路, 跪著也要把它走完

    2020年04月20日 來源:記者觀察網作者:王環環

    3月8日,張偉麗衛冕UFC的消息振奮了此刻正處于特殊時期的國人,綜合格斗(MMA)這項小眾的、看似野蠻血腥的競技運動項目也因張偉麗而被更多人關注。對張偉麗來說,這一路走來的艱辛,此刻便是最好的回報。她曾發過一條微博“人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必須走的,一條是想走的,你要把必須走的路走漂亮了,才可以走想走的路。”而在她看來,格斗,便是必須走的路。

    衛冕冠軍

    3月8日,張偉麗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辦的UFC248站女子草量級世界冠軍衛冕戰上,通過五個回合的激烈血拼,成功擊敗對手喬安娜·耶德爾澤西克,衛冕冠軍。這一消息極大地振奮了此刻正處于特殊時期的國人,綜合格斗(MMA)這一小眾的運動項目也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提及MMA,大多數人可能并不了解。這是一項融合多種武術搏擊流派的新型體育運動項目,可分為兩部分:站立技術和地面技術。站立技術融合拳擊、散打、泰拳、空手道等武術流派;地面技術主要包括地面的拳腿膝肘攻擊和巴西柔術的降服技術。而UFC與MMA之間的關系,可以將其類比于NBA與籃球比賽,換言之,張偉麗所獲殊榮,可與NBA比賽中的MVP等量齊觀。

    相較于其他競技比賽,MMA顯得更為直接與“粗暴”。在比賽過程中,雙方選手不戴任何頭部護具,但都必須佩戴護齒。對抗中所使用的手套為“分指拳套”,不同于拳擊比賽常見的拳套,它的特點是對手部的要求更高,由于解放了手指,更容易實現抓握,對拳峰(中指根部突出位置)擊打的準確性更高,對抗時的精神壓力也相對更大一些。

    而這一比賽自1993年第一屆UFC舉辦以來,從未有過中國人,甚至亞洲面孔得過冠軍,入圍人數也屈指可數。打破這一局面的,便是張偉麗。

    2019年8月31日,深圳場UFC冠軍爭奪賽上,張偉麗以42秒的成績戰勝了彼時的UFC草量級冠軍杰西卡·安德拉德,一舉成名。而此次的衛冕,同樣意義非凡,令人振奮。

    勝利來之不易,賽場上的激烈碰撞之余,張偉麗面對的,還有場外的種種狀況。

    受疫情影響,這次前往拉斯維加斯的參賽之路可謂一波三折。彼時,美國早已禁止中國航班入境,為此張偉麗一行人決定從泰國中轉,但泰國在不久后也被美國列為疫情嚴重地區,他們只好輾轉到阿布扎比,在此停留隔離14天后,才成功入境紐約,轉到拉斯維加斯。

    比賽新聞發布會上,她的對手喬安娜使用“垃圾話”戰術,“別惹波蘭力量,我會完爆你,你從來沒遇到我這么強的對手,你不知道做冠軍意味著什么,我會證明你就是個小女孩,你不尊敬這項運動,我會在周日的比賽中讓你臣服,我會讓你放棄。”而張偉麗全程面帶微笑,只是輕描淡寫回復了一句“Shut up”。

    賽場上的張偉麗,以勝利回饋了喬安娜一記響亮的耳光。這場持續25分鐘的對決,由于張偉麗地面技術兇猛,而喬安娜又極其防摔,比賽自始至終在站立中進行。雙方出拳極多,面部傷痕累累,張偉麗的右眼角被撕裂,而喬安娜的額頭被猛烈擊中后鼓起一個腫包。

    在誰都無法給予對手致命的重擊后,比賽不可避免地進入了第五回合。最終比賽的數據統計顯示:整場比賽,頭部打擊張偉麗104-75,身體打擊19-50,踢腿46-62。最終張偉麗被判定勝利,成功衛冕。

    她用實力征服了對手。“在這個八角籠里,我覺得所有的人都值得尊重,我不希望在八角籠里說垃圾話。我覺得在這個平臺上,我們都是武者,都需要互相尊重,我們需要給孩子們做一個好的榜樣,因為我覺得我們是冠軍,我們不是暴君。”

    必須走的路

    張偉麗曾在微博中寫道:“人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必須走的,一條是想走的,你要把必須走的路走漂亮了,才可以走想走的路。”

    而對于張偉麗來說,格斗,就是她必須走的路。

    對于武術,張偉麗自小便十分癡迷。12歲時,父母便將她送到了武校。她是班里少有的女孩子,有頑劣的師兄欺負她,美其名曰要和她打實戰。天真的張偉麗答應了,結果經常被打得鼻青臉腫。被欺負的滋味當然不好受,她也不是沒哭過。那段時間流的眼淚,有在傷痛面前的脆弱,但更多是不服輸和不甘心的倔強。

    于是她潛心和老師學習,7個月后,她在實戰對練中,打贏了當初欺負過自己的人。天道酬勤,14歲那年,她拿下了江蘇省青年散打冠軍。

    可同時,高強度的訓練、招招重拳的實戰充斥著她的生活,難免傷病纏身。對運動員來說,受傷這件事,很容易給自己的職業生涯判下死刑。三年后,她不得不退役。傷病終止了她的夢想,也偷光了她人生的選擇。

    夢想,在現實面前顯得不堪一擊。生活還要繼續。退役后,張偉麗來到北京投奔已經工作多年的大哥張偉峰,在這里,她當過幼兒園老師、酒店前臺、超市收銀員、保安、保鏢……短則半年,長則一年,都干不久。“你就感覺好像這不是我熱愛的事,干著沒勁兒,沒有激情。”

    真正讓她動心的工作,是一家健身房的前臺。在這里,她看到了擂臺上掛著的半人高的沙包,她問經理:“我可以練嗎?”在收到肯定回復后,她決定留下來。

    這給她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一絲鮮亮。每晚九、十點鐘健身房關門之后,偌大的健身房常常僅剩她一人,沒有教練指導,沒有人旁觀這一切,她就這樣一個人練啊練,她也不知道這一切有什么意義,只是覺得“我喜歡這個……我得練”。

    在這里,她結識了常在這里練巴西柔術的吳昊天,常在下班兒沒事的時候跟著學,慢慢摸索著,學會了十字固、鎖腳等技巧。實戰時,吳昊天驚訝于她的力量與技巧,出于欣賞,將她帶到了四惠的一家拳館“拳天下”。在這里,她見到了她的伯樂蔡學軍。

    蔡學軍至今記得第一次見到張偉麗的情景。2012年,年輕姑娘在拳館打實戰,對手是扎著小辮的吳昊天,中國最早的MMA運動員之一。兩個人你一拳我一拳,打得虎虎生風,“打上火了,都不收手”。蔡學軍有點兒驚訝,他看到那個姑娘身上有股其他人都沒有的兇猛勁兒,盡管跟更有經驗的吳昊天比,她的力量和速度弱了很多,但氣勢上完全不輸。

    之后,張偉麗的行程單上便多了一項——去“拳天下”訓練。每天六點鐘,張偉麗會從上班的地方坐一個多小時地鐵去拳館訓練,上午訓練完,再坐一個多小時地鐵回健身房上班,或者去地鐵口發傳單。

    她一直維持著這種兩頭跑的狀態,哥哥張偉峰也曾勸過她:“練練就行,該工作工作,該找對象找對象,該結婚結婚,這樣會生活得更好。”但她表面答應以后,還是繼續在找她的愛好。“妹妹性格倔強,想干什么都得干成。記得一次在餐桌上再次聊起這個話題,妹妹平靜地回了一句‘我選擇了這個路,跪著也要把它走完’。”

    “上去漂亮點,下來漂亮點,就可以了”

    2014年,張偉麗從健身房辭職,開始全職打比賽。

    然而,她的MMA職業生涯只維持了一個星期,幾乎和她的散打職業生涯一樣倉促夭折。那是一次偶然的腰傷,卻著實把她砸到了人生谷底——“我受傷那會真的是急死了,腰剛剛好了一點我就立馬回去訓練,結果腰的另一邊又傷了。我就只能天天坐在訓練場邊上看別人訓練,那真的太難受了,沒工作、沒訓練、沒比賽,什么都做不了。”

    對她而言,這是一個極大的刺激,她決定,再不去訓練場。

    朋友回憶道,那段時間,張偉麗要么坐在沙發上,望著窗外巨大的鳥巢體育館發呆,要么自己躺在一間屋子里,動彈不了。“你跟她聊天,明顯感覺到沒什么活力,她在很低谷的狀態里,感受不到她的自信了。”

    在蔡學軍看來,當時的張偉麗可能再也打不了MMA了。他離開了“拳天下”,之后盤下了一家新的拳館,主打業余人群的培訓,張偉麗在這家拳館幫忙,干得很起勁兒,當前臺、銷售、會計,甚至還兼職代課。

    日子像水一樣流過,忙碌中,她慢慢接受了自己可能再也無法打拳的事實,痛苦也漸漸平復,以前別人問她,不練了你干啥?她總說不知道。后來她覺得,即使不練了,能干的事情也挺多。直到整整九個月的康復治療之后,她的腰才漸漸有了起色。

    2015年6月,張偉麗終于重新開始訓練。也許是因為失而復得,張偉麗毫不惜力,刻苦訓練。就連生日那天,都是她在臺上打靶,團隊其他人把蛋糕端過來,她吹完蠟燭又立刻繼續練,吹蠟燭時都累得要吸兩口氣。

    這種近乎偏執的毅力,造就了她今日的成功。

    格斗需要高度自律,肉體和精神都強悍的人才能走得更遠。在蔡學軍看來,大部分運動員都輸在了后者。他曾帶過很多MMA運動員,大部分人打出名頭后迎來追捧,會放棄職業道路,開拳館賺錢。好苗子開拳館賺錢,剩下的出不了成績。他帶運動員出國打比賽,外國教練總帶著憐惘的眼神,比賽輸了,他們會安慰他:“你們打得特別好,只是沒有抓住機會。”那是他無比難受的時刻。

    張偉麗和其他人似乎不太一樣,她近乎頑愚地專注于格斗這一件事。每次去比賽,回來休息三四天,就開始跑步訓練,準備下一場。

    對于張偉麗來說,格斗這件事,她想要打到不能打為止,“自己狀態不好的時候,或者是確實沒有辦法打的時候,就不打了。”她也清晰地知道,冠軍頭銜遲早會被更強的人替代,但那也沒什么,“你成為冠軍,肯定有下來的那一天,但是,上去漂亮點,下來漂亮點,就可以了。”

    張偉麗十分感謝格斗這件事。她記得小時候的自己,由于長得像男生,總被誤認,她常因為外表而自卑。后來走上格斗,她擁有了強壯的肌肉、傷痕累累的肉體、粗大的手,離柔弱的女性形象更加遙遠了。但她不再為外表自卑,格斗成了她最大成就感的來源,“打拳和生活是一樣的,我覺得自己更堅韌,也更堅強了。”(刊于《記者觀察》2020年第7期


    【責任編輯:范蓉】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产成版人抖音豆奶视频